欢迎访问上海时报  今天是 2024年06月15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王妈”塌房:戏里戏外共情力的落差感


「失望的网友们对王妈扮演者发起“群攻”,在戏外变成了戏里那个对老板敢怒敢言的“王妈”。」

“王妈”在微短剧《重生之我在霸总短剧里当保姆》中的保姆形象,从今年三月开始爆火,成了千千万万打工人的嘴替,为受老板压榨却又敢怒不敢言的普通人提供了情绪的宣泄口。


(“王妈”扮演者“@七颗猩猩”的抖音账号截图)

其扮演者“七颗猩猩”目前在抖音平台拥有1658.1万粉丝。作为一名零零后,她从大学时就抓住了短视频的风口,早早实现了财务自由,给高年级学生开工资,给爸爸全款买豪车。

然而,“王妈”扮演者这样一个励志的人物,最近却“在塌一种很新的房”。她没有讽刺粉丝,没有违法乱纪,也没有张扬炫耀;但是,其所属公司被曝出存在侵犯员工权益的行为,如大小周休息、低薪、要求自备设备等。

戏外“王妈”公司与戏内“王妈”角色形象之间在共情力上的反差,让网友们感到震惊和失望。该公司错误的公关举措又让事情的严重性一步一步升级。


(“王妈”塌房后迅速登上微博热搜)

失望的网友们对王妈扮演者发起“群攻”,在戏外变成了戏里那个对老板敢怒敢言的“王妈”。

如果所有人都知道“王妈”只是剧本中的虚构角色而不必与网红的现实情况一致,那么为什么粉丝还会失望、“王妈”还会塌房?

1

喜爱戏中保姆角色的粉丝于戏外失望

王妈角色作为一个保姆,可爱、大方、幽默,对上司敢怒敢言,给观众带来了有点儿土味却又很朴实直率的亲切感。她对上司说的话,是大多数人在现实生活中想说又不敢说的。草根化的人物形象让观众们更有角色代入感。王妈为普通打工人创造了一个梦境,一种幻觉,以一种直击痛点的方式满足观众们在职场困境里压抑已久的情绪宣泄欲。


(“王妈”剧照截图)

王妈角色形象越是深得人心,王妈公司的严肃面孔就越是刺痛人心。本来,考虑到武汉本身的毕业生就业环境与其他大厂暗地里更加严苛的工作要求,王妈公司提供的员工待遇可能不算太糟糕,只是与人们对其过高的角色期待有些落差;并且也正是因为许多年轻人挤破头也想进入这家公司,它才敢提出整改之前的种种条件。


(网友评论“王妈”公司的道歉)

但是,一件静置一段时间也许就能过去的事情,却让戏外的网友粉丝们越来越失望。因为一家塑造了打工人嘴替形象的公司,却又在招聘条件里触动了打工人的痛点,即打工人劳无止境甚至劳无所获的普遍境遇,所以就更容易在落差中给人一种刻板印象,即所有老板尤其是王妈本妈都是言行不一的。

网友们不是不知道企业招聘条件的现实情况,只是期待王妈在戏外的现实生活中也能提供一些并不难达成的情绪价值。一切期待却被其公司的一则冷冰冰的“通知说明”冲散,其中没有任何道歉或反思,完全忽视网友的情绪需求,并且逻辑混乱、态度敷衍。一个本来靠着网友情绪发财的公司和网红在这时却根本忘记了照顾网友情绪。


(“王妈”公司针对网友的回应)

可能是见到网友们的情绪没有被这则“通知说明”平息,王妈公司又向曝出公司参保问题的天眼查发出正式律师函,但天眼查的所有信息均抓取自公示系统。此事让网友们对王妈公司更加失去信任。

对于一家创造了打工人嘴替“王妈”形象的公司来说,网友们自然会关心该公司的参保人数为什么会是0、王妈扮演者赚的钱到底进了谁的口袋、该公司招聘条件中的大小周和双休有什么区别等关于员工福利的问题。天眼查针对这些问题,对该公司展开了强有力的反击,贴脸开大,敲掉了使“王妈塌房”的一根关键承重墙。


(天眼查的小红书账号置顶了针对“王妈”公司的内容)

面对网友情绪,王妈公司强硬的回应和所谓的反击都是自杀式的。它在全神贯注地讲道理、反驳、质疑时已经忽略了自己的立足之本,即为网友们提供宣泄情绪的窗口。

网友们也许对王妈角色仍抱有期待,但对戏外的王妈扮演者及其公司却是越来越失望。

2

快速迭代的关注度浪潮里“共情”是交易

草根出身的网红越来越多,从打工人群体里脱颖而出的网红们却不止一次让打工人难过。像王妈这样草根式的梦想和快速迭代的网络热度,好像一直在编造着一堵透明却又真实存在着的玻璃墙。当梦与幻觉被网红的美丽谎言刺破之后,玻璃碎片也扎在了曾经相信他们的网友们的心上。

网红赚得盆满钵满,成为全民偶像之后,其中一些要么忘记初心、背刺一直支持他们的粉丝,要么就此收手、从公众视野里隐去。难道王妈这样缓解当代人情绪压力的网络形象,就只能扮演一时的偶像去极尽所能挣足块钱后就找个机会消失吗?那网红们所赖以生存的与网友们的“共情”究竟算是什么?


(“王妈”微短剧海报截图)

共情原本是指个体之间能够设身处地地体验和理解彼此的内心世界,这要求个体能够暂时放下自己的立场和观点而走进他人的心灵。然而,在网红与网友之间的关系中,共情往往难以实现。

在网红经济下,网红和网友之间的关系被经济利益所主导。网红只关心话题或内容是否足够吸引注意力,而网友的真实需求和感受并不会被真正考虑。拥有更多的资源和信息渠道的网红,能够灵活地塑造形象、发布内容。“利欲熏心”时,心灵很难再去理解他者。

网友在关注网红的过程中,往往是出于一种消费或者游戏的心理,一时的情绪需求远大于持久的情感依赖。并且网友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往往是网红精心包装后的形象,很难真正了解网红的真实生活和情感状态。媒介上的情绪消费与虚拟隔离使得共情变得更加困难。


(“王妈”公司前员工称王妈塌房是意料之中 @九派新闻)

在王妈公司一波又一波自杀式的通知说明和他杀式的披露指摘后,一些网友对王妈公司的回应并不买账。更有一些网友似乎意识到了,所谓的“共情”都是为了博流量。

在微短剧等网络视听的观演关系里,网红主创看重的是红极一时的流量经济、而不是大众嘴替一职,网友观众所喜爱的是角色帮助他们宣泄情绪这件事本身、而不是角色在现实中的主创团队。

在网红和网友的博弈中,原有的“共情”,一开始就是一场情绪和利益的交易,跟心灵的相互理解背道而驰。

3

越是白手起家越是要学会感恩和谦虚

从慕强的霸总剧到王妈的保姆剧,网络观众所寻求的能够满足自身情绪需求的微短剧形象,已经越来越从被动变为主动、从听话变为说话。所喜爱的微短剧主角从小鸟依人转变为有话敢说,反映了网络观众们对掌握表达权态度的转变。

在必要时,网络观众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顺从自己的偶像,而会跟如今的草根偶像所扮演的嘴替角色对待其上司那样,对偶像说不,勇敢表达诉求。戏里的王妈有时也会像“王妈塌房”事件中这样通过网友的声音走到戏外来。


(“王妈”剧照截图)

王妈曾给网友们提供了一个“小人物、大天地”的梦的港湾,让网友在其中无拘无束,敢怒敢言,敢想敢做。但造梦者却亲手击碎了这片梦境,也就难免成为众矢之的。

桑德尔在《精英的傲慢》中指出:“我们越是认为自己是白手起家、自给自足的,就越难学会感恩和谦卑。而没有感恩和谦卑,我们就很难关心公共利益。”王妈扮演者可能跟其他许多“成功者”一样也陷入了这场困局之中,认为只要努力就能成功,不成功是因为懒惰,而懒惰的人不值得被同情。这种优绩至上主义暴露了共情能力的缺位。


(用AI生成的“更有共情力的”公关回应 @营销品牌官)

尽管网红和网友们之间的共情之路阻碍重重,但作为在生活世界中发生了交集的个体,网红和网友在心灵中总有彼此能够共享的一片净土。网友们喜欢看王妈、关注“阿勒泰”和“郭有才”、同感“班味儿”和“偷感”,就是因为一种共情着的生活态度的萌芽:人们向往着怡然自得的生活,相信着草根的梦想皆有可能实现,同时对现实中公司的明里暗里的压抑与束缚感到倦怠和排斥。

(一些网友仍想看“王妈”的微短剧)

王妈塌房,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意味着一个网红在处理现实问题时缺乏共情力。但对社会公众而言,这件事却有更普遍的意义:网友们更加关注打工人权益,呼吁更加公平合理的劳动者待遇;网红的社会责任逐渐被重视,网红作为网络时代的明星不该只关注私人利益;在对网红的商业价值与社会价值进行权衡时,网友们展现了网络监督的力量,推动了企业制度的改良。

因此,王妈塌房的背后,却也有人们对共情的渴望,和共情本身的力量。


(“王妈”剧照截图)

王妈的扮演者及其公司有敏锐的网络风向洞察力与高超的创作能力,为千万网友带来了情绪的纾解,也为社会提供了宝贵的就业岗位,这是无可否认的。

不过,越是这样白手起家的人越是要学会感恩和谦虚——不能忘记自己是从何种情况下得到幸运的眷顾,更不能忘记对那些曾经支持自己的人持有最真诚的共情力。

(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上海时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