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上海时报  今天是 2024年06月15日 星期六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玉骨遥》:爱里怎么会只有甜呢?

先去看了《玉骨遥》的大结局,但是再回过头来讲,从35集开始,其实我看得很艰难。

我太心痛了,九嶷山都是我的眼泪。

之前我一直都说,肖战有他自己的“台词短板”,甚至这块短板在他身上,形成了“木桶效应”。因为他的声线本身不够有磁性,会削弱他的情感调动。

但是《玉骨遥》中的时影,在台词这一块真的是有直观的进步。


“你要替你的阿渊报仇吗?”重音落在了“你的”,一下子,就把我带进去了。其实他这个时候是“不可置信又期待”,这个话挺意气用事的。他之前,有吃醋的意味,一直有意无意地在撇清朱颜和阿渊的关系,阿渊“托付”的时候,他还直接问人家“你有什么立场?”

但是此处,他第一次把朱颜和止渊这两个人看做一个整体。一方面顺着朱颜的话,因为朱颜用的是“我的阿渊”。但另一方面,也更重要的是,他这个时候把话说得这么重,实际上他是希望朱颜能够否认。但很可惜对方没有。

这对他来讲其实是个致命打击,也从一定程度上促使了他持剑自戗。时影不是一个为私情舍天下的人,但是当这样的打击扑面而来的时候,还是挺灰心的。


他说“我害死了你心爱的人,我赔给你。”一则是因为对方那种情绪和状态冲击到了他,最大程度上调动了他的愧疚。二则,是因为对方说“此生再也不想见到他”。最重要的是因为他那个时候觉得海皇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即使没有他,空桑也可海晏河清。所以多重因素的影响下,他做了这样的决定。

我听很多人说,他是怕朱颜情绪激动,在下一秒不由自主,从而触发诛心之咒,所以选择快她一步。

但是我个人觉得,其实根本不用朱颜动手的,因为时影自身,他自己的愧疚和灰心,心疼已经达到极致了。


若非迫不得已,他也不想与止渊站在对立面。只是他身为空桑皇子,他没得选,必须承担这样的责任。往大了说,他根本就不能、也不会让千千万万的人去冒险。

所以他才做出了这样“违心”的事。其实这件事本身带给他的痛苦已经够大了。


此处,还有一个特别有趣的点就是读心术。其实时影若用读心术一试,便可知晓一切。但是他没有。他真的用赤子之心,热烈又天真地去爱这个人。

之前,一直没有来写肖战说的“我希望她难过”这一段,甚至我也听到了很多人能理解的说法。

但是我真的能理解诶!她不难过,说明“我一点也不重要”,这怎么能是我想要的呢?我和她没有“以后”了,所以这一次我最想知道的,便是我是否比旁人重要。这其实是一种正常的、“人”的心理。

时影一直没有真正去做所谓的“高岭之花”,实际上他一直身染红尘。正是因为身在红尘之中,才能以己度人、见天地,保持对众生万物的温度。所以,他这个时候有这种心理,真的是太正常了,如果他这个时候,都还在安慰说“你不要难过”,那根本就不是“切肤之痛”,那太苍白了。


我以前也写过这样的状态,我写的是“我希望你爱的人是我,又庆幸你爱的人不是我,我希望你难过,也希望有人能治愈你,你不要太难过。”

肖战跟我真的是默契,内在的契合感,在我这里永远胜于他的美貌。

小世子真可爱,看得我真难过。


小世子真的是一个“懵懂而纯净”的状态,我之前一直说我想做一个关于他小时候的补白,这一段也算让我窥见了他小时候的一角。原来母亲是那样教养他的,有让他在小孩子的年纪好好做小孩子。

这个地方很有趣的是反差感,肖战真的很擅长演绎细节。


小世子是个少年,羡也是个少年。但是羡是灵动而非懵懂,差别是源于两个人经历的不同。

作者:茜曦惜夕,入骨影评团队出品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上海时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